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沦落的云南商超巨头昆百大:20年被两度转卖如今只剩一副躯壳?

发布日期:2022-06-21 16:30   来源:未知   阅读:

  昆百大收购我爱我家再次生变,令市场颇多质疑。上一次,则是因为准备收购周大生,而被对方以反收购“怼”回来。

  可惜,昆百大早已风光不再,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6.33亿元,同比下降40.88%,净利润2548.73万元,下降29.96%。商品销售的主业更是连年下滑,公司老板的心思似乎早已不在卖货上了。

  昆百大运命多舛,1994年甫一上市,就经历了长达8年的业绩下滑,终于到2002年陷入巨亏。当年营业收入5.68亿元,亏损额达到2.11亿元。

  2006年何道峰取代昆明国资成为昆百大的实际控制人,带领昆百大转型房地产,但多年未见起色,心灰意冷后于2015年把昆百大转给了私募大佬谢勇。

  如果说何道峰的10年,昆百大徘徊在商业与地产的十字路口,那么谢勇掌舵之后,则完全把昆百大当成了一个资本运作的平台。

  上世纪50年代,新中国诞生了第一批商业企业,孕育出了后来的王府井(600859.SH)、鄂武商、重庆百货、合肥百货(000417.SZ)、昆百大等商业巨头。

  它们后来相继登陆资本市场,更上一层楼,但几乎只有昆百大A(000560.SZ),从1994年上市的那一年起,一年下一个台阶。

  斑马消费统计发现,从1994年到2002年,昆百大的营业收入逐年增长,但是净利润逐年下滑,直至2002年陷入巨亏。当年,公司的营业收入5.68亿元,但净利润为-2.11亿元。

  这或许与昆百大还未站稳脚跟便不断跨界有关。上市之后,昆百大于1996年进入家电销售领域,1999年涉足酒店业务,都耗资巨大。

  与之相比,同行们大多选择巩固主业,实力较强之后再进行业态扩张或对外扩张。

  何道峰接手昆百大之后,公司开始涉足房地产开发业务,但并不顺利,以至于公司多年间徘徊在商业和房地产之间,直至2013年之后,才“回归”商业。

  以至于昆百大的商超业务逐年萎缩,近五年来,昆百大主业商品销售的营业收入逐年下滑,2012年11.28亿元,到2016年仅为8.82亿元。

  当年同时起跑的王府井、鄂武商、重庆百货都成了百亿级的商超巨头,昆百大坐拥西南,多年后却不及他们的十分之一,令人唏嘘不已。

  王府井等早已成为全国性的商超巨头,鄂武商A(000501.SZ)、重庆百货(600729.SH)、合肥百货等也是独霸一方,昆百大之于昆明,已逐渐成为一个过气的地标。

  2017年3月,联商网发布了2016年中国百货商场、购物中心排行榜,昆明有5家商场进入西南地区top30,昆百大旗下门店无一上榜。

  如果说昆百大以百货业务为基础,布局家电销售和婴童用品,算是丰富商业业态之举,那么跨界搞房地产,其实算不上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昆明偏居西南,市场潜力一般,且公司之前并无经营房地产业务的经验,贸然进入,实在是风险巨大。

  2017年上半年,在昆百大的主要子公司中,仅有的两家经营房地产开发业务的子公司都面临亏损,云南百大新百房地产有限公司亏损1030.22万元、昆明百大集团野鸭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亏损292.43万元。

  昆百大2016年报显示,公司对云南百大新百房地产有限公司的投资盈亏为-170.59万元。

  没办法,主业不行,跨界也没好果子吃,要想让业绩好看点,怎能办?只能卖资产。

  昆百大出售了昆明百货大楼有限责任公司等3家公司,出售了昆明经百实业有限公司49%的股权,卖了旗下国际花园小区的会所、幼儿园、游泳馆等,还卖了无锡的两套房。

  其中,昆明经百实业的交易亏损77.53万元,卖国际花园小区的物业亏了58.61万元,无锡的两套房各亏了2.8万元。

  2016年,公司花了1.05亿元在二级市场买入鹏博士(600804.SH)的股票,2016年赚了10%,但2017年上半年亏了20%。

  私募大佬控制的上市公司炒股亏成这样,也不知是怎样的一种体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