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健康新闻 >

我如何“错过一个亿” 微观视界

发布日期:2022-06-17 23:19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家从事酒店清洗设备的企业,如何用六年时间变成国内粉尘防爆安全领域的龙头,连特斯拉的锂电池粉尘防爆也要借助它家的技术?

  五年前,这家位于东莞的汇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汇乐”),曾准备送50万股票给我们的私董会项目。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磨磨蹭蹭间就没有了。当时我没太看懂这家企业,没料到近几年,汇乐的发展如此迅猛,简直错过了一个亿。

  原本规模不大的汇乐,转型升级的契机发生在2016年。当时,广东省和意大利有一个中小企业高管人员培训合作项目(GIT)。汇乐董事长林卫波作为广东企业的一位代表,去意大利驻企培训14天,结对了一家粉尘防爆企业。

  这家意大利企业的粉尘技术非常成熟,是欧洲防爆技术的标准制定单位。由此,林卫波打开了其粉尘防爆事业及国内外合作的大门。

  而2015年前后,国内发生了一系列粉尘爆炸的安全事故,企业对于高质量粉尘防爆技术及装置产生了巨大需求。汇乐快速进入激光加工、3D打印、光伏、食品、锂电池等行业,六七年时间,公司业绩从两三千万元快速增长到四亿元。

  林卫波长袖善舞。一方面,初期引进意大利技术,后来又与德国、美国的技术公司合作,不断引进技术、购买材料和关键部件。

  林卫波很同意国家发展“专精特新”企业的提法。他认为,粉尘防爆在欧美是成熟技术,稳定性高。如果中国公司自己去研发,人家的基础就是我们的天花板,这不是简单的技术问题,背后还涉及经验、工艺、技术过程等多种因素,没有时间沉淀,是绕不过去的。

  很多欧美公司的技术成熟,属于我们所讲的专精特新或隐形冠军,已经实现从0到1的突破。但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很多技术还没有突破,更不要说成熟,一切都需要技术攻关。专精特新更强调基础,强调技术、工程、经验的积累、沉淀与完善。必须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推陈出新,才能够实现后发跨越。

  市场规模确实能够吸引技术的引进。粉尘防爆的技术,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已被广泛应用,技术成熟,但市场没有太大发展空间。中国是不成熟的技术与发展中的市场,空间极大。

  开公司就是要赚钱,欧美企业也需要与中国企业开展合作,共同开发中国市场。期间就存在技术与市场的交流。

  此外,中国市场的应用场景更多,需要很多二次、三次开发。中国制造业的场景丰富,反过来也进一步完善欧美企业的技术,促进技术的发展与迭代。欧美的优势是研究方法、基础材料和经验积累。中国的优势是新兴产业的发展优势,制造业的创新生态和中国人的研发效率,也就是工程师红利。

  另一方面,除了技术合作,汇乐还全方位展开与国内大学的合作,研发技术,制定标准。

  林卫波说,很多传统的粉尘防爆应用行业,汇乐是进不去的。因为传统行业有很多技术标准是被欧美企业的技术标准锁定的。

  尽管有些标准实际上也没意义,但国人不懂,形成行业标准后,就变成了竞争门槛。林卫波就说,促进会另外一家会员企业使用的粉尘防爆产品,性价比很低,但其设备采用的是国际标准,企业产品要出口,还必须用。

  但这并不意味着汇乐进入不了传统行业,而是对于新兴行业,汇乐和国际公司都处于同一起跑线,并且本土公司响应速度更快,有更大优势,有利于企业形成利润,尽快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应对更加全面的系统性竞争。

  在国际合作中,汇乐发现了技术标准的巨大作用。于是在消化吸收技术的同时,他们便启动了一系列中国国家粉尘爆炸标准的制定。企业自己不懂、力量不够就与各个大学合作。

  汇乐现在也参与粉尘爆炸世界标准的制定工作。虽然话语权暂时不足,但在很多快速发展的新兴产业,汇乐还是有发言权的,譬如锂电池行业的运用,汇乐一枝独秀。就连美国本土的特斯拉锂电池粉尘防爆,也需要借助汇乐的技术。

  目前,汇乐是国家关于粉尘爆炸近十个标准的起草和参与单位,并在苏州成立研究院和国家实验室,是国内粉尘爆炸安全生产评估规模最大的评价机构。

  随着产业发展,汇乐如今还有了自己的工业软件。在林卫波看来,汇乐似乎变成了一家基于粉尘防爆控制的控制系统公司。

  东莞政府的官员经常到汇乐调研,觉得很费解:企业每年场地租金两千多万,研发投入也要两千多万,没看见多少人在车间生产。相关部门问汇乐在东莞是否需要工业用地,得到的答案也是否定的。

  林卫波认为,汇乐最宝贵的是人才。公司培养了上百名研发人员。有些人周末回深圳,企业就设立在靠近深圳的地方。政府提供的土地在东莞东边,距离深圳和广州都远,企业搬过去就招不到人。

  之所以在苏州设立研究院及实验室,一是苏州对高科技公司有很多政策优惠。二是苏州对于符合条件的人才政策优渥。汇乐的研发人员可以自由选择去各个分公司上班,很多人便选择去苏州。

  近年,东莞政府也发文,大力发展东莞的工业软件。工业软件重要的三个要素,一是制造业场景,二是软件人才,三是两者的融合贯通。东莞有制造业的场景,但关键还在于人才及软件人员对于制造业的理解力。

  对政府而言,未来发展经济的抓手已经不是土地及资金扶持,而是人才政策。地方发展产业,人才是关键,适合吸引人才的政策非常重要。

  制造业所获得的收益如何分配?税收政府拿走,融资利息银行拿走,利润股东拿走,土地租金或转让费给业主或政府,那创造增益的人才呢?有些政府和企业看现在,也有些看未来。谁是核心,谁有权重,蛋糕怎么切,比例关系现实与未来的价值取向,关系政策顶层设计。

  林卫波说是常州政府找上门来的。汇乐的产业生态、供应链可都在东莞深圳,常州工人工资比东莞高,除了土地,其他经营成本明显太高,为何还要把生产搬过去?

  林卫波说,常州政府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他们已经拥有两家规模颇大的锂电池企业,还有其他的光伏企业。这些企业都需要汇乐的产业配套。他们掌握了汇乐的信息,认为汇乐是粉尘爆炸行业的冠军,于是按图索骥找上门招商。

  林卫波说连土地都是常州政府帮他们看好的,就在两家锂电池中间。他们跟汇乐说,订单也给汇乐准备好了,来了就“左右逢源”。林卫波没料到的是,他们企业的上游供应商,也因汇乐去了常州,被当地政府招商引资过去了。

  新冠疫情爆发后,进来的外资少了,但好的内资企业就这么多,是各地招商引资的“唐僧肉”,政府间的招商引资也开始内卷了。

  我最近在思考产业发展的新路径,即产业生态。有东莞的会员企业要我帮他们请专家、写报告,跟政府申请产业用地。我和专家探讨发现,如果仅是写个报告,没什么技术含量,对企业和地方政府也没有多大贡献。

  于是建议帮企业编写一份产业地图,清晰反映出产业的生态是什么,产业的边界在哪里,驱动产业聚集的要素在哪里,有什么样的政策配套,广东或东莞具备发展这个产业的优势在哪里,产业规模有多大,哪些企业是需要重点引入的对象等等。

  所谓的产业发展地图,就是要找到产业发展的切入点,找到关键要素,画好产业地图,然后按图索骥,以冀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产业招商不是吃吃喝喝,感情人脉,土地优先。而是产业梳理,打造核心,吸收要素,形成规划,形成生态。这是招商引资的2.0时代。

  林卫波说,现在软件及服务收入要占到公司销售的30%。东莞要大力发展软件企业,他就是软件企业。

  几年间,汇乐的经营业态已发生巨大改变,有点跨国企业全球配置资源的味道。未来,汇乐的制造在常州,标准及检测在苏州,研发在东莞,技术合作在海外。难怪我们都看不懂,真的错过一个亿。

  现在信息瞬间万变,企业及产业业态迭代非常快。地方政府发展产业、提升产业,如果没有用全新的观念去理解产业业态,如果什么都重视,什么都重点,产业落点不准确,那将是无的放矢。

  珠三角本来拥有全世界最有完备的工业体系,制造业发展也到了深水区,工业数字化、工业标准、工业软件都是产业竞争力的体现。政府的政策必须跟现实产业发展的场景相结合,不然就容易空泛,缺乏真正的落点和抓手。

  我也觉得奇怪,广州在“十四五”规划中讲到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及软件业,为何不直接提工业软件?发展工业软件,广州有人才优势,有软件业基础,有工业基础,更有粤港澳大湾区制造业产业的背景。

  我发现深圳的软件工程师比广州的更理解工业控制,具有工业语言。是不是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更加懂得用软件思维去穿透一家制造业企业,用数字化思维去重构一个制造业的业态?

  我仅是观察,没有定论,但其中可以隐约感受到一个城市未来产业的发展趋势及竞争力。上海和深圳是国内从事软件和算法有人才优势的城市。

  广州“十四五”产业的调性还是制造业,东莞和佛山虽然也提出发展工业软件,但招商引资、土地供给还是很现实的买卖。发展工业软件产业,软件公司必须对制造业有深刻理解,必须穿透制造业的全过程,需要大量的研究、开发沉淀和融合,短时间看不到政绩、业绩,远不如纯软件、游戏软件来得快。

  工业软件需要用深度的理解力穿透一家企业,理解和重构价值。如果不理解产业的业态,就很难抓住产业发展的牛角,牵一发而动全身,资源就会被消耗。那将不是错过一个亿,而是可能错失城市的经济发展主动权,错过下一个时代。

  经济发展早期,什么事情只要方向对了,大水漫灌都行。到了经济发展的深水区,越是考验眼力、梳理能力及政策的顶层设计能力,这是城市的底蕴。